朕是要给露西亚生猴子的人

脸滚键盘滚出来的昵称,如宇宙黑洞般的脑洞以及小升初文笔。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四元】《月亮代表我的心》(来自立志写遍两人合唱过得每一首歌的LO主)

泗旭前期黑化设定,不喜误入。监禁play

 题文超级无关

 泗旭17岁真源18岁设定

 

张真源的眼被一层厚厚的黑布缠裹着,看不见光亮,嘴上也被贴了胶布,发不出声响。他的双手被反剪在身后,冰凉的手铐将其锁住,挣了挣,无济于事。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哪,眼前只有无尽的黑。只记得自己只是练习后离开公司的晚了一些,就被人从身后一闷棍打晕,醒来就是现在的样子。能在公司内部对自己下手且瞒过摄像头的恐怕不是一般人。

正在张真源冥思苦想之际,门把转动的声音响起,有人进来了。张真源朝着声响的来源转过脸去,他想要大声质问来人,无奈发不出声音也看不见。

来人是陈泗旭。现在的张真源在陈泗旭眼里可谓别有一番风情,原本阳光开朗的他现在眉宇间透露出的是一种介于愤怒与恐惧之间的情绪,不知二者哪样更多一些。看着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下逃不脱的张真源,尤其是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陈泗旭简直兴奋地都要发抖了。

是的,陈泗旭绑架了张真源。他喜欢张真源,真的太喜欢了,这种感情已经远远超过了兄弟之间的情谊,每天看着张真源就在自己的眼前,而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的感觉实在太痛苦。万不得已,只好出此下策。

“真源。”陈泗旭走到张真源跟前,蹲下身去,把他搂到怀里抱住,满意的感受到张真源在听到声音后身体的僵硬,接着就是挣动,喉咙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陈泗旭揭下了张真源嘴上的胶带。“泗旭是你吗,太好了,快帮我解开咱们赶快离开这,不知道是哪个混蛋竟然绑架我!”

“好,我这就帮你解开。”陈泗旭嘴上答应着,手却搭上了张真源的领口,快速的解开了张真源一颗颗的扣子,又把手伸向了张真源的皮带。

张真源这才感觉到不对劲,“你在干什么呀泗旭,快帮我解开手脚咱们离开这呀,还有这碍事的眼罩……”

“离开?”陈泗旭莞尔一笑,“对不起啊真源,绑架你的混蛋,就是我呐。”话音未落,张真源就感到自己的腰带被抽走,裤子瞬间松了下来。

“不、这不可能,你为什么要绑架我?”陈泗旭的话和动作信息量太大,张真源大脑有些当机。

陈泗旭的手勾住了张真源的内裤边,“你马上就会知道了”,接着张真源的整条裤子都被拉了下来。陈泗旭掀起了张真源的眼罩,张真源看到了眼前熟悉的脸,是陈泗旭没错。可还没等开口,眼罩又被戴了回去。然后就感到陈泗旭的手伸进了自己的衬衣里,开始缓慢而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身体。到这时候张真源要是再不知道陈泗旭要干什么是不可能的了。

其实,张真源有个秘密谁也不知道:他喜欢陈泗旭。他也不知道这份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许是两人多次合作朝夕相处的日久生情吧。虽然被喜欢的人爱抚理应是件享受的事,但是在这样不明不白的情况下,张真源真的难以接受。

“泗旭别这样,我要生气了。”虽然张真源现在还是使不上来劲,但他还是尽可能的挪动身子,躲避陈泗旭的手。

“哦?”陈泗旭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那你尽管生气好了。”说着陈泗旭猛地搉住张真源的嘴,用力吮吸后将舌头伸入他口腔内搅弄。

张真源很生气,他不明白自己最好的朋友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难道只是为了捉弄自己看自己出丑吗;还是担心自己会妨碍了他的前程。张真源越想越生气,干脆咬了他的舌头,陈泗旭吃痛退了出来。

“陈泗旭,你让我很失望。我本来以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却没想到你居然这样对我。”张真源的声音冷到了极致。

陈泗旭伸手擦掉了嘴边的血迹,“呵,最好的朋友,我们早就不是了。”陈泗旭看着眼前所爱之人冷若冰霜的面孔,“既然这样,就不要怪我了。”说着陈泗旭猛地把张真源推倒在地,俯下身子在他的胸膛上贪婪地吮吸啃咬,完全不复刚才的温柔。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妨碍了你的前程吗!”被推倒在地上的痛哪及被好友背叛的心痛呢。

“前程?为了你我宁可不要前程!”陈泗旭说着,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他一把拉下了张真源的内裤,男性最脆弱的部分暴露在空气中,受冷缩成一团。

“我会恨你的,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张真源实在是受不了了,他没有办法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因为我喜欢你啊!”陈泗旭仿佛也是受不了的大喊,这句话似乎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我早就喜欢你了,从12岁到17岁,我喜欢了你整整五年。小时候的我内向胆小,总是一个人窝在角落里,孤独唱着自己的歌。可是后来你出现了,把我的生活点亮了,我再也不是自己一个人了,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也有人陪了,再也不孤独了。这份喜欢我一直压抑着,不想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怕伤害到你。可没想到,我还是伤害你了。真源,对不起。”终于说出来了,在心里憋了那么久,明明每次见到张真源都会心跳的不行,却还要伪装成好兄弟的样子。这样的相处模式,简直快要把陈泗旭折磨疯了。反正今天事情已经到这种地步,也没有退路可走了,索性全部讲了出来。

陈泗旭解开了张真源手脚的束缚,把眼罩也拿开了,“你走吧真源,是我对不起你。”可是低着头的陈泗旭没有发现张真源脸上激动又惊讶的表情,这对张真源来说简直是一个天大的惊喜,一直喜欢的人原来也喜欢着自己,都怪自己以前太迟钝了,怎么就一直没有发现呢。

张真源用尽全身力气给了陈泗旭一拳,“傻瓜,我也喜欢你呀。”

 

 

 

会不会有后续肉嘛,看心情喽┑( ̄Д ̄)┍

评论(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