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是要给露西亚生猴子的人

脸滚键盘滚出来的昵称,如宇宙黑洞般的脑洞以及小升初文笔。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文忆】由比武招亲引发的身世之谜

文稿被我爸爸搞丢了,可能被卖给收废纸的了_(:⁍」∠)_写的日子太久都忘记了前因后果了,连人设的前因后果都忘了,只有残存的这半篇,当个脑洞看看乐呵乐呵得了。
对了,设定是池忆被当女孩养大的,方洛二人养的,不娘,如有任何不适请立即停止观看。

(比武招亲现场,前因后果全忘了_(:⁍」∠)_)
池忆拉开阵势,“好,那在下就不客气了。”说着猛的出拳,直取展逸文面门。
展逸文没料到池忆会出此一招,迅速侧身,避过一击。没想到眼前这貌似娇弱的女子,招式竟如此迅猛,看来自己也不能轻敌了。
池忆的攻击直接有力,全然不似女子招数,而展逸文的防御也是步步为营,滴水不漏,一时间场上二人衣袂翻飞,两位如花少年比斗精彩,惹得场下观众喝彩叫好声不绝,全然忘记了池忆是来砸场子的。
过了约莫有一炷香的功夫,两人激斗正酣时,站在台子边缘处的池忆因身着女子繁琐的衣饰不慎踩到裙摆,被绊下高台。展逸文眼明手快急步上前,一把揽过池忆腰肢,带着他自半空缓缓落下。
甫一落地,正深情对视的二人还没看够,就被突然出现的一个人拉开。只见来人自远方穿越人海,从天而降,猛的推开展逸文,一把把池忆拉过来,“小天使啊,你有没有受伤啊?要不要紧啊?来,快让我看看。”瞧这关怀备至的语气不是何洛洛,还能是谁?
“哎呀哥,我没事儿,”池忆用双手捂住羞得发红的小脸,又低下头,小声的说,“刚才多亏这位……”
爱弟心切的何洛洛还是不放心,“不行不行,快跟我回家,哥给你好好看看。”
池忆还欲说什么,却被心急的何洛洛打断,“没什么可是了,快跟我回家!”于是何洛洛便不由分说的带着池忆再次绝尘而去。
“咦,刚才那位不是方大人的好基友何先生吗?”围观群众甲。
“对哦,难道刚才那位被叫小天使的姑娘就是方大人的义妹池忆池大小姐?”群众乙表示很惊奇,小声的跟身旁群众甲议论道,“那不是只母老虎吗?”
“唉,女大十八变,当初的母老虎如今竟变成了美丽俏佳人,早知如此,当初我必去提亲呀!”来自群众丙的哀叹。
展少爷摩挲着手中的血玉,这是刚才比斗间池忆腰间不小心掉下的,红白交错的纹理,触手生温,一见之下,便知是上好玉质,就如它的主人池忆一样,令人难忘。展逸文回想着刚才台下众人的议论,不禁陷入沉思。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边池忆回到家,得知自己在庙会上与侍女失散后,小丫鬟不放心神经大条的池忆,怕他被人骗了去,急忙慌火的回了方府,将此事告知方洛二人。三人带领全府家丁,各自分头去寻。俗话说的好,儿是娘的心头肉,弟弟也是哥哥的宝啊,何洛洛自然就在与池忆的心电感应的指引下找到了他。
随着池忆的长大,有些事越来越瞒不住了,方洛二人一直想把池忆的真实性别告诉他,但一直苦于不知道该怎么说,今次庙会发生的这件事刚好提供了一个契机,方洛二人也不准备瞒他了,择日不如撞日,索性就在今天把所有事都说明白了吧。
方翔锐刚一进门就被何洛洛拉进了房里,同在屋子里的还有池忆。
“小天使,你今天怎么会跑到擂台上去?”何洛洛试探着问道,没有注意池忆此时仍有红晕的脸,只当他是跑的急了气喘。我说洛洛呀,你也不用膝盖想想,就你弟这绝顶轻功燕子飞似的,走这几步道,还能累着?
“啊,”池忆没料到何洛洛会出此一问,略微吃惊,旋即垂首脸红红的小声回道,“我我是上上去比武招亲的。”
“啊哈哈,看不出来呀,小天使,原来你早就知道自己是男的了,藏得挺深啊。”方翔锐一边努力冲池忆抛着“孺子可教”的眼神,一边对着何洛洛一脸“你看我早就知道”的骄傲,毫不意外地收获一枚何少爷惊天大白眼。
(好了就到这我前边后边接不上了开始胡编)
梗概:池忆由此恢复了男儿身。穿男装的感觉真是好啊。神经大条的他几日后才发现自己随身所带的玉佩不见了,慌忙回去寻找,本以为招亲大会已过去多日,不会有人在了,却遇见了貌似无意,实则等候多时的展逸文。询问之下,池忆扯谎说那日上台挑衅的姑娘是他妹妹😂

(下面是我脑内还残存的故事相关的部分)
池忆身世:池忆父亲与展逸文父亲是义结金兰的好兄弟,双方母亲也是从小一起腐到大的好姐妹,约定来日所生孩子若是一男一女,就让他们结为兄妹,若是同为女孩,就让他们拜为干亲,若是同为男孩,那自是结为夫妻不必说了,并交换了彼此的家传宝玉作为信物。展家赠予池家的那块正是池忆身上所佩之物,但当时展池两家并不住在一处,后来,池家所居之地发生严重地震,千载繁华毁于一旦。当时正处在感情朦胧不明期的方洛二人被调来此地抢险救灾(其实是上级派何洛洛去,而方翔锐是“走后门”让领导派他去的,这事何洛洛不知道,还天真的以为是上级派他二人同为赈灾使呢。一到此地,满目疮痍,哀鸿遍野的景象让何洛洛痛心万分,立即投入到灾后重建的工作中来,日夜不停。其间一次余震,方翔锐还飞身扑救过何洛洛,把当时心思单纯的何少爷感动的不行啊,好吧,以上废话都不是重点)在一处大户人家的宅院废墟中发现了被父母用身体架起的屏障保护下来的小池忆,于是有了现在的故事。

评论(3)

热度(34)